新闻观点

当前位置: 新闻观点 > 行业资讯
扫码关注
黄山松萝茶·微信

问道松萝1——松萝问道

发布时间:2017-08-09

        一直以来,自诩生在茶乡,闻着特有馨香成长,对茶的知晓该多少有个八九不离十,却每每在松萝公司一而再、再而三尴尬、汗颜,就在问道松萝采风中,不瞒耻笑,对于屯绿,尤其对于屯绿鼻祖休宁松萝熟识度,充其量最多只能是初小水平。感谢公司李助理,为我们这群舞文敲键盘的乡土作家,量身定制了问道松萝这样一个采风主题并全程陪同,更感谢集团王光熙总裁那股茶人大俗大雅的气场感染着我们,让我们对松萝又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,震撼的感触。

松萝之道

在休宁的历史上,有两样东西的发展最值得荣耀,那就是胡开文墨和松萝茶。有趣的是,胡开文墨和松萝茶的成名都与松萝息息相关,一是松萝烟,一是松萝土。更有趣的是,胡开文成徽墨知名品牌后,其分店向四周大中城市延伸,松萝茶成中国绿茶领军品牌后,徽州四处、江南大行效仿。最令我辈敬佩的是,胡开文已作古,徒留一间墨店遗迹,而松萝茶却在汪光熙的矢志打造下,愈见辉煌,其在全球的美誉度远胜于当年的哥德堡号了。无须多问,无须拜读那耀眼的荣誉,你懂的,只要看一眼那气势恢宏的公司大门,闻一鼻那盈盈不消的松萝茶香气,扫一圈那五花八门却蕴藏中国芯的包装,还有那洋溢着公司员工的笑脸写意,就能感受松萝有多,松萝之道有多深。

一生只做一壶茶,王光熙的执着具有强大的定力,从首村梅田,到县车木厂,从车木厂到华宁公司,从华宁公司到尧舜工业园,一路走来,数度腾跃,茶味人生越来越丰满,公司业绩越来越辉煌。炒青大王集团老总,其追求的松萝之梦永无止息,国家级示范企业、荣誉品牌,开拓创新仍初心不改。在我的潜意识里,松萝与光熙是上苍赐予的绝配,可不是吗,是松萝造就了一代著名企业家汪光熙,而汪光熙又成就了松萝茶在国内外市场大放异彩。

松萝之道或许在十条八条,抑或几十条,但最根本的恐怕还是公司的的经营理念,也就是写在墙上,记在材料中,更铭刻在广大员工心头的那八个大字明礼、诚信、务实、创新,这是徽商致胜的法宝,也是现代企业前行的利器。昔日,书画大师郑板桥最爱晚凉佳客至,一壶新茗泡松萝,今朝,松萝成了各大洲养生的娇宠和最爱。这难道不是松萝之道的魅力所致?

松萝之玄

松萝山是休宁县城海阳的一把靠椅,稳坐黄山南麓余脉,与金佛山相邻,应该算是一座佛教名山。而松萝茶又是吴郡大方和尚所创,以山取名为松萝茶,佛上加佛,充盈着浓郁的佛教色彩与味道,故古今品松萝,赞松萝,每每以禅味隐喻松萝,以茶静心,松萝可以清心也

但我觉得,参观松萝公司各车间、松萝博物馆、松萝超市,见松萝茶具、识松萝苗圃,听松萝老总畅谈后,分明感悟到,松萝之妙,不仅在禅,更在其道。

且不说那全程不落地、历史与现代完美结合的生产模式,也不说松萝茶早已荣登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行列,单说松萝公司的发展模式,就充满着玄意。齐云乃道教仙山,道之为道,众妙之门,玄之又玄,松萝之玄,则在其道。更恰切说,松萝之道,始为佛,今更多的在道。公司一次次浴火涅槃,一次华丽转身,一片茶叶做成了一家大集团,成为中国茶叶行业百强,以茶叶为中心,向茶叶、茶圃、茶博、茶具、茶市、茶网、茶苑、茶房产、茶博园、茶旅游等多业、跨业发展,开了休宁乃至黄山茶业之先河,令我辈感佩之至。数朝文人追捧的文化名茶,更是今朝仰慕颂赞的绿色产业链。

还有更玄的,那就是莫过于新三板上市,这也是在休宁茶业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,具有开创意义。松萝之道,炉火纯青,越炼越精,总是朝着九五之尊的高位勇攀,一展玄鸟盘旋而上气势。创百年企业王董一言九鼎。愿松萝之玄旋出更加雄壮的风姿,炫出更加绚丽的风采。

松萝之缘

松萝之道,其妙在玄,其玄之旨,归于一缘。这是鄙人与松萝人的数度交往中,悟出的拙见。从首村到县城,从万宁到尧舜,松萝人所展示的完全是一种积极昂扬的姿态,一如那香飘万里的松萝茶,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独有气质,首村首见汪总,平易谦和,令我仰慕之至,后来的接触,更是不服不佩不行,于是与松萝公司、与王董、与松萝人也就自然而然结下了松萝之缘。这种缘,并非是表象,而是隐藏于内心深处、历久弥新的一种深深的情结。

许是2008年吧,1745年沉没的哥德堡号松萝茶,暗香依然扑鼻,在松萝茶故乡人的深情注目下,由中国茶叶博物馆的领导亲自将茶样交给休宁县领导,嫁出去270多年的松萝茶第一次来到娘家人的怀抱,这是多么感人的一幕。

作为松萝家乡的一群乡土作家,我们为之欣喜欢呼祝福。这么大的一件事情,我们能为此作些什么呢?术业有专攻,新闻宣传自有安排,于是,我们此前悄悄地举行了一次松萝寻根采风活动,以配合这次盛大的活动。首登松萝山,喜见松萝茶,收获满满。蓝边碗口粗的老茶根,至少得有一二百年的历史,直让我这个茶树园边长大的都惊叹不已,我小时爬上去采叶的老茶树老最多仅有现今二两玻璃酒杯口那么粗,与之比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我们还找到了松萝山碑记大石碑,历经400多年,静静地躺在芭茅杆丛中,令人追思扼腕;在老庙基的柴草中寻觅,当年的盛况如在眼前。回来后,人人动笔,写了一组文章,在县两网上集中推出,算是尽了我们这群小文人对松萝茶、对百年松萝回娘家的一点心意。

近十年过去了,松萝山今非昔比,发展变化天翻地覆,每每从网上、QQ群、微信公众号浏览松萝公司,都欣慰不已。尤其令我感动的是,策划这次采风座谈活动,王董是满口答应,李董助理是热心操办,王董的妹妹也是我们作协理事,也是不厌其烦。从王董的致辞到李董助理的介绍,从上至70余岁老会员的侃侃而谈,到新进作协的年轻会员的真情流露,无不渗透着深深的松萝之缘。

王董深知,江山尚需文人捧,更何况名扬四海的松萝茶呢!于我们而言,关注松萝,诗文松萝,当是文心职责所系,更是说不清道不明,潜藏于内心深处的缘所使。(以上文章来自休宁信息新闻网)